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深夜疾驰27公里送菜的外卖员:看到顾客被网暴 我难过得睡不着觉

深夜疾驰27公里送菜的外卖员:看到顾客被网暴 我难过得睡不着觉

分类:快讯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4月3日,住在上海市虹口区的市民想给住在青浦区的听障父亲送菜,疫情封控期间,一直没等到有人接单。她试着联系了前一天为她送菜的小哥王棋,对方一口答应。封控期间,阻碍重重,历时7小时后,王棋的这一单终于完成了。

以下是他的讲述。

讲述人:王棋(化名) 31岁 电商配送员

我这两天压力很大,说实话都没怎么睡。因为那位顾客一直在网络上被骂。我一般早上6点多就出门了,晚上基本上七八点回来。但这两天不行,我这两天看到那些舆论,晚上睡不着觉。现在十点半了,今天我还没去上班。心里难受啊,我又担心她给她老爸送了很多菜自己没菜吃,我准备等会买点菜给她送去。

其实这事我根本不是为了钱才接单的。她联系我是因为前一天我给她家送过菜。4月3日晚上,她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帮个忙给她送点饭菜给她爸爸。

这个顾客住在虹口,她爸爸住青浦,老人没有菜,又是听障人士。顾客之前每周都会给她爸爸送菜,现在一时没法送。

我看她很孝顺,现在这个时候,大家非常不容易。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声音带着哭腔,非常着急,我立马就心软了,答应帮她送。

我在现在的平台干的是兼职配送员,相对时间自由一点。她下午五六点打给我,我说给你跑一趟没事,你不要太着急,然后就立马关闭了平台的接单系统。我开着电瓶车去她的小区拿了包裹,里面有速冻水饺,这东西不能离开冰箱太久,我就想着赶紧送。

从她家拿到东西出发的时候,差不多七点了。我看了地图,从虹口到青浦,27公里跨了好几个区,这趟肯定不轻松,但我最开始估计也就一两个小时吧。

没想到路上遇到的情况太多了。我们之前一般就在一个站点周边两三公里配送,很少跨区。现在特殊时期,每次跨区都有交警拦下,做例行检查,包括看核酸报告和通行证这些。

从4月1日浦西封控开始,公司就安排我们住到酒店了,并且办理了通行证,每天做核酸,这样可以保证我们还能在岗配送。

出发骑了有四五十分钟之后,我的电瓶车没电了,到处找电柜换电瓶。因为疫情,电柜也关了不少。耽误好一会,终于找到,换上之后我再次出发。

到最后距离终点还有2公里的时候,我发现前面的路被封了。那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大概晚上10点37分。那附近刚好是一条河,如果走高架是可以过去的,但是我电瓶车没法上高架。电瓶车肯定是过不去了,但是已经送到这了,肯定要送到目的地为止的。我就直接步行走了最后这2公里。

在路上又碰到交警查问,我给顾客打了视频,说明了情况,交警也通融了让我继续走。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11点,小区的保安联系不上她爸爸,我又给顾客打电话,说明情况之后,小区安排志愿者来接收。

我在小区门口等了差不多半小时,终于成功把这一单送到了。我还给小区保安留了电话,让他最终送到老人手上之后,给我打个电话,确保一定送到嘛。

回去的路上,这个顾客一直联系我,等我到家报平安,但我手机后来没电了。我原路返回,拿到电瓶车骑回酒店,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了,折腾到四五点才睡觉。但这一单总算送到,也算圆满。

我之前也是没想到一路这么坎坷。中间遇到各种困难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怎么赶紧解决。人心都是肉长的,我觉得她这么善良,还是这么孝顺的女儿,再难我也给她送过去。

第二天,她有联系我,也非常感谢我。但其实昨天一整天我都睡不着,网上舆论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就是为了那200元钱的事情,我本来就没有要她的钱,根本不是钱的事,而且她后来还给我充了话费。网上居然有人指责这个顾客,说给少了。

我不怎么会玩微博,也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又怕一解释给她带来更多麻烦。我就安慰了几句这个顾客。我初衷就不是为了钱,现在这个时候,老人家能有口吃的太不容易了,她其实就是私下找我帮个忙,我怎么会收钱呢。

我来自安徽安庆,三年前来的上海,一直从事外卖这一行,第一年主要是送桶装水,第二年在盒马,其实到现在的平台刚刚工作一个月左右。在上海,只要人勤快点,都能挣点钱,就是房租有点贵。

如果是全职配送,平时一般是12个小时在外面跑,我现在是兼职,相对自由一点,所以我能接手她这个事情,因为我可以自己决定不接单了。

以前大家都是接一单送一单,现在基本上10单一起送,最忙的时候一天接了200多单。东西也都是比较重的米、面、油、菜这些,反正电瓶车上能挂的地方都挂上,尽量一次多送一点。我每天想的就是,让人家手里能有口吃的,毕竟我们还能出来送。

疫情开始之后,我们每天下班之后都要做核酸,最开始是公司在站点附近安排检测,后来医疗资源紧张就得到医院去做。我昨天就是去医院做的核酸。然后就是自我防护了,我也挺注意的,基本上都戴两三层口罩。

浦西封控之后,我们公司就安排大家住在酒店了。公司每天供应速食自热饭、面包之类的,酒店没法做饭嘛,能有饭吃已经很不错了。我老婆也在我现在工作的平台,她是做分拣员,因为我们不在同一个站点,也不住同一个酒店。我俩差不多有一个月没见面了。

我们的女儿9岁了,在老家,我跟她每天都打一个视频。丫头挺懂事的,有时候会像个大人一样叫我注意防护。看见孩子特别懂事,我心里也很高兴。我也好久没见她了,希望疫情赶紧结束吧。

  • 皇冠官网(www.hg108.vip) @回复Ta

    2022-10-28 00:09:22 

    Wan Noraini allegedly committed the offences by offering gold value return packages, which prompted the victims to pay RM900, RM11,500 and RM12,100, respectively. The accused allegedly handed over the value of gold at a lower rate.作者大大好棒

发布评论